快眼看书 - 科幻小说 - 重生后,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六十七章 蒋茜:小丑竟是我自己

第一百六十七章 蒋茜:小丑竟是我自己

        第168章蒋茜:小丑竟是我自己

        时值夜晚,清爽的夏风凉丝丝的,吹散了灼热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省城通往煤县的大巴车早就没了,没办法,煤县就一个十八线小县城,最晚的大巴车在傍晚五点钟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直接喊了一个出租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煤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煤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机给了秦宇一个看傻批的眼神,道:“不去,我们不能跨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作势就要一脚油门离开,秦宇轻声喊道:“两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点点头,小声道:“让她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小脸苍白了几分,马上就又恢复了,小声道:“学长,应该是茜茜,我爸妈还在京城呢,不可能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大呼一声,胸口一阵疼痛,感觉受到了一万点暴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穿着淡粉色睡衣裙,裙子比较宽松,一条肩带甚至耷拉在了香肩的一侧,露出了一条恐怖的深沟,裙摆堪堪漫过膝盖,露出了两节白的晃眼的纤细小腿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刚到十点半,秦宇迈着步子进了小区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,神情有点不爽,两人明明已经约定好不提这个电影了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她向秦宇蹭了蹭,害怕的表情瞬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还哭唧唧地喊她,说天好黑,怕死了,哭着让她过来陪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一脸兴奋,小脑袋在秦宇怀里蹭啊蹭,鼻子用力的吸着,似乎要把自己吸晕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深吸口气,强迫自己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家还以为是茜茜嘛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晚上的,谁让你随便给人开门的?”秦宇故意板着脸,煤县的治安本来就不好,一个少女,晚上一个人在家,各种buff简直拉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内,安楠目光流转,情绪忽然有些失落,道:“学长,这下茜茜什么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是,她为什么不怕啊?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房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看了眼时间,马上十一点钟了,便道:“你明天还要上课呢,收拾一下,准备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沉重的防盗门缓缓打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蒋茜吓得整个身子都僵硬了,机械地转着脖子,瞪着眼睛,惊惧地向屋内张望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一阵捂脸,给了她一个看白痴的眼神,也有些惊讶蒋茜的敏感程度,看来她并不傻。

        出租车在黑夜中一路疾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人在家,还这么傻,怕你被坏人骗开了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仰着小脑袋,神气道:“我不怕!”

        算了,既然安楠不是被强迫的,那就明天再问清楚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以请假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淡定地收回手,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长,你也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茜声音有些古怪,不是安楠一个人晚上害怕,不敢睡,喊她来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,茜茜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机的动作不着痕迹地停了下来,道:“小兄弟,不是钱不钱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不傻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翻了个白眼,捡起一颗葡萄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、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蒋茜故意用阴森森的语气说着,两人高一的时候偷偷看了午夜凶零,吓得几天都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什么虎狼之词?

        他感到受到了侮辱,别说是1v2了,前世他1v5都没虚过!

        她嗖的一下,撞入了秦宇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不知道想了什么,和气如兰:“学长,我们、我们去用电脑看电影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剧集里有安楠的观看记录,显然已经看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学长……好像真的被榨干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家中的电脑配置很高,但她平时不怎么玩游戏,是一名坚定的追剧党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哒~

        房门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不满地嘟囔道:“我爸妈有啊,就在抽屉里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暗暗咬牙,等下次一起洗澡时,自己一定要狠狠地抓上两把!

        不,三把!

        “哦~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耸了耸肩膀,无所谓道:“知道就知道吧,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茜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空气诡异的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卧槽!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电影?她的电脑里,只有某个国家的动作片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大羞,洁白的贝齿紧咬着薄薄的下唇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为什么在这里啊?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去读大学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他不是在和江筱雪交往吗,怎么会出现在安楠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的嘴唇凑近秦宇的耳朵,娇嗔的语气中带点撩人的妩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什么面子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叹了口气,看向她的眼神变得复杂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准备随便在pptv翻着剧,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――篮球火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又让她回去?!

        看蒋茜一脸震惊的模样,安楠有些不好意思,挥手道:“茜茜,晚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靠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深吸口气,压抑着怒火,道:“楠楠你什么意思,我都和父母说好了,回去好没面子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是第二天有点腿软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茜茜,怎么来这么迟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兄弟快上车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倒不是不想和安楠发生些什么,主要是……安楠的性格他太了解了,如果现在她就打开新世界的大门,学习成绩绝对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好奇道:“学长,你也看这部剧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是,安楠什么意思啊?

        看他面色不对,安楠又连忙去拉他的手,道:“好啦,学长,我们玩点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又想着,秦宇的个子很高,肚子上还有腹肌,打篮球一定很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是在关心她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场面,秦宇直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,简言之就是――牛爷爷的棺材板压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叮咚~”

        星河小区。

        踏踏踏――!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路小跑着进了厨房,没一会儿,便端过来两大串葡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倒是没想到,这部剧这时候就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蒋茜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惊叫一声,吓得咬到了小舌头,说话都结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道:“楠楠,那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建筑物的轮廓在月光下显得分外清晰,屋顶和墙壁的线条勾勒出简洁而凝重的美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和安楠亲如姐妹,情比天高,就算是真的不需要她陪睡了,也不至于把她拒之门外吧?

        她小脑袋一阵电光火石,惊惧道:“楠楠,屋子里有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恋爱中的少女都会撒娇,声音发嗔,带着少女独有的魅力。哪怕是内向的苏潇潇以及江筱雪这样的女神,情到之处,总会忍不住发出一些少女独有的亲昵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呜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有些失望,原本还以为秦宇能回来多待几天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沉默下来,就算安楠嘴上说着不在乎,其实心里也在纠结、吃醋吧?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无语地看着像只小猫一样,在他怀里不停蹭着的安楠,抱着她进了屋,把门带上,然后在她脑壳上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漆黑的眸子闪烁着光芒,时而狡黠,时而羞涩,几秒钟内变幻了无数次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还没回答,安楠便娇声道:“我一个人害怕,学长过来陪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要赶早回去军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茜微张着嘴,露出了两颗硕大的门牙,人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心领神会,深吸口气,对门外喊道:“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哇!真是学长?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的突然出现真是一个巨大的惊喜,令她欢喜万分,搂着他不肯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呸呸呸!

        她两个都不想见到!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打了个哈欠,嫌弃似的挥了挥手:“好了,小孩子回家去吧,今晚楠楠有我陪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是不是该给他补补了,老爸的六味地黄丸管用吗?

        电脑前,安楠乖乖地坐在了秦宇怀中,兴致很高,脸蛋上甜腻的笑容就没断过,不时地在秦宇身上蹭蹭,要么转过身突然在秦宇脸上亲一口,然后陡自在那咯咯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看了一会儿,安楠忽然起身:“学长你等一下,我去给你洗点葡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小丑竟是我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比他存货还多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不满地抱着脑壳,委屈道:“呜啊,学长你怎么又打人家脑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话突然停住了,揉着眼睛的动作一滞,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秦宇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完全不懂篮球规则,眨着大眼睛,问道:“这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楠楠,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茜一脸问号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抱着小脑袋,委屈巴巴地看着秦宇:“学长你怎么又敲我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乌黑的大眼睛中满是幽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宠溺地摸着她的小脑袋,轻抚着光滑的面颊,仿佛回到了前世的同居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难不成……他在强迫安楠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吗?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脑袋里闪过无数念头,小手默默地摸到了手机上,准备有个不好就跑下楼报警,这才质问道:“你怎么在楠楠家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怕吗?你的房子那么大,小心晚上贞子姐姐找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夜晚的黑暗中,皎洁的月光洒在小区的每一个角落,给整个环境笼罩上一层柔和而幽静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脸上的委屈顿时消散了,漆黑的眸子里,薄薄的唇角边,漾着要将人融化似的甜蜜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不是和秦宇一刀两断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想和安楠探讨她偷窥自己爸妈做运动的事情,冷着脸道:“我们玩一会儿就睡吧,我是怕你一个人不敢睡,要是知道蒋茜会来,我就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门铃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开了,安楠惊叫一声,喜笑颜开,小脸上绽放着灿烂无比的笑容,喜悦几乎要从细长的眉毛中跃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一个劲地嘿嘿傻笑,水灵灵的眸子中满是少女娇羞和惊人的妩媚,秦宇却是视若不见,一脸嫌弃地在她滑腻的脸蛋上擦了擦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点点头:“嗯,三分线起跳+灌篮+空中过三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脸严肃道:“有些事情还太早了,高考前,想都别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蒋茜看着秦宇,又看着满脸娇羞脸蛋红彤彤的安楠,整个大脑都当宕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难不成……秦宇在脚踏两只船?!

        她表示,自己宁愿见到鬼。

        哼,她才不怕呢!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吓得人都差点跳起来,对于安楠的老爸,他可是有心理阴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委屈巴巴地应了一声,狡黠的眸子却是一阵翻滚。

        几秒钟后,她终于看清了秦宇的面貌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翻个白眼:“你这是什么表情?见到我有这么吓人吗,和见了鬼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茜家境同样不错,也住在星河小区,就在隔壁单元,一个人回去没有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板着脸,严肃道:“这种事情可不是什么小事情,得做好防护措施,天这么晚了,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更是如此,秦宇敢肯定,她已经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监管还没有那么严格,司机飙的很快,不到一个半小时就到了,比起大巴车快了将近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    他敲响了熟悉的防盗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干脆让她还是憋着吧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    气氛有些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心想是小时候啊,怪不得没见过秦宇打球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!!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看她调皮的样子,有些无奈,她还是这么容易满足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投喂了几颗,安楠忽然张开了红润的小嘴:“学长,喂人家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茜刚刚迈动脚步,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蒋茜走出楼道时,依旧是一脸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直接道: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小声嘀咕道:“我又在做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看她一个人在那痴笑,知道她又想一些不着调的事情去了,便没搭理她,随手点开了一集。

        蒋茜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吻在一起的两人都吓了一跳,身体僵硬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双手抱着安楠,某个地方被压得有些厉害,伸着脖子对着少女的红唇缓缓地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像是八爪鱼一样不肯下来,秦宇只好抱着她进了屋,换了鞋子,到现在,他已经不会再掩饰对她的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蒋茜忽然觉得有些悲凉,自己最好的闺蜜啊,居然如此绝情地赶她走,塑料姐妹花也不过如此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呜――!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家里不会有劣质水果,葡萄很甜,水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蒋茜的脑袋成了一团浆糊,直到看到了自己的家门,这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揉着惺忪的睡眼,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下了车,活动着有些僵硬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你个大胸妹,故意整她的吧?!

        秦宇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宇学长?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连忙抽了出来,看着自己湿漉漉的手指,嘴角一阵抽搐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心中一动,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纤细的手指捏起一颗,小心翼翼地递到了秦宇的唇边,眸中满是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中突然传出一个男声,蒋茜一阵惊骇,吓得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撇撇嘴,摇头道:“没有,我们小时候打球就这样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家哪有那么傻~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一阵天人交战,自己是该跑呢,还是该报警呢?

        但怎么觉得……这个声音有点熟悉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紧闭的房门,秦宇嘴角一阵抽搐,无语道:“你不扑过来,我可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茜搞不懂,看着黑漆漆的楼道,一阵恶寒,缩了缩身子,抱着胳膊,自己陡自害怕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少女,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他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她的小心思总是会被秦宇看穿啊?

        她随即有些不服气,委屈巴巴道:“学长,你不会是被某两个狐狸精榨干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孤男寡女同处一室,万一摩擦出什么火花来,岂不是要流血,甚至……搞出人命?

        但看安楠的样子,完全不像是被强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的小脑袋猛地探前,一口把秦宇的两根手指都含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头锤,就是如此给力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掏出来一看,眼眸就是一缩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