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眼看书 - 科幻小说 - 重生后,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四十五章 梅关系,不会疣事的

第一百四十五章 梅关系,不会疣事的

        第146章梅关系,不会疣事的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冰冷地看着面前的少女,之前已经从床铺上见到了她的名字――郝晓萌。

        郝晓萌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善茬,这样的女人……嚣张跋扈、大小姐脾气,见不得别人好,苏潇潇长得比她漂亮无数倍,恐怕会被她欺负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苏潇潇恰巧又是一个小受气包,被人欺负了根本不会还手,无疑会助长对方的气焰,导致越来越嚣张,越来越过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脑中想着苏潇潇受欺负的场景,秦宇的拳头已经不自觉地握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瞪什么瞪,你还有理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被秦宇冰冷的视线盯着,郝晓萌非但没有害怕,反而更来劲了,扯着尖锐的嗓子道:“我告诉你们,今后宿舍里不能带男生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视线突然落在了小提琴和吉他上,又道:“还有,休息时间可不准弹乐器,搞得自己像音乐家一样,当你们自己家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连串话落下,包括李娅楠和邓敏敏在内,脸色全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深吸口气,指着她脖间金光闪闪的项链,道:“你的项链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郝晓萌一愣,没想到秦宇会突然聊到她的项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你的项链是假的,铜镍合金,集团出品,戴久了会伤害皮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冷笑一声,他知道这种女人在意什么,知道怎么对付她们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说她贱,她或许不会生气,但你说她穷,说她的衣服是假货,她会立马破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笑死我了,你见过金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郝晓萌仰脸不屑地笑了起来,自然不信秦宇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一声闷响,秦宇随手把一万块钱丢在了一旁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宿舍内几个少女瞬间吓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,谁出门会带一万块钱啊?

        这特么什么家庭啊?

        郝晓萌的面色刷的一变,两只瞪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厚厚的一沓钞票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普通人一年能赚两万块就算不错了,攒下来的更少,大学一年学费也才5000,随便一丢就是一万块……足以令几个少女震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余光看到小脸发白的苏潇潇,一阵心疼,他顿了一下,知道她不会接,干脆把钱丢给了邓敏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随口道:“这些钱交给你了,负责给潇潇买吃的和水果,挑好吃的买,嗯,你和娅楠可以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邓敏敏捧着一万钞票,整个人都幸福的要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!

        她胸脯拍得啪啪响:“没问题,保证完成任务,绝对把你女朋友喂得白白胖胖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扫了一眼她的飞机场,除了她,恐怕没有女孩子能拍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李娅楠欲言又止,秦宇说了她和邓敏敏也能吃,偏偏没有说郝晓萌,简直是赤果果的离间计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郝晓萌的脸颊肉眼可见地涨红起来,不到几秒钟,已经像是猪肝一样的颜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咬牙道:“不就一万块钱吗,你以为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她说完,秦宇直接冷笑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付这种人,他知道该如何应付――千万不能示弱,她们会以为你是怕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好的方法,就是抓住对方的弱点,狠狠地羞辱。

        被秦宇打断,郝晓萌面色变了数变,阴沉得像是几年没刷的马桶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怒叱一声:“有钱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有钱是不怎么样,不过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一顿,满脸不屑道:“你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秦宇并不觉得有钱人就高人一等,他身边的少女同样如此,如果有人用这种伎俩来对付江筱雪或者苏潇潇,起不到半点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偏偏郝晓萌一看就有拜金属性,打蛇打七寸,对付她显然非常有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郝晓萌破防了,怒骂道:“一群神经病,真是见了鬼了,不知道你们怎么考上煤大的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我们都是神经病,就你自己正常,经典众人皆醉我独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摇着头,一脸看傻批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话实在是攻击范围太广,就连李娅楠和邓敏敏的面色都不好了,投来了不善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破宿舍,我不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郝晓萌忍不住了,猛地一摔宿舍门,提着行李箱怒气冲冲地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是煤大还是理工大,周边都有不少家属楼,价格不高,很多学生在外面租房住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安静了那么几秒钟,苏潇潇紧张极了,手心全是汗水。

        邓敏敏和李娅楠则是一脸懵逼,没想到一开学就和舍友闹矛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这种人以后在宿舍也是个麻烦,赶出去更好。”秦宇耸了耸肩膀,倒是没想到自己几句话就能把她赶出去,真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少女无奈地苦笑一声,这一波她们什么都没说,都被秦宇自动划入阵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正如他所说,郝晓萌这样的人并不适合集体宿舍,一起住,以后恐怕矛盾不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人说好听点就是公主病,一切都要由着她,却丝毫不考虑别人的感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说难听点就是……byd,有人生没人管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没有再多说,连忙拥着身体僵硬的苏潇潇,轻抚着她的后背,柔声安慰道:“没事了,一切有我呢,你每天乖乖地读书、学习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潇潇乖乖地点了点小脑袋,鼻间满是秦宇身上安心的味道,身体逐渐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李娅楠和邓敏敏顿时一副受不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,好酸啊,这就是恋爱的腐臭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能不能别撒狗粮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丝毫不在意单身狗的哀嚎,看了眼时间也不早了,摸了摸苏潇潇的小脑袋:“好了,我回理工大去了。潇潇,记得好好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潇潇应了一声,却是下意识地轻轻拽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中一软,真想抱着她再温存一会儿,但知道总得给她学习社交的时间,便摸了摸她的小脑袋:“明天就要军训了,我这几天没法过来,我们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潇潇这才缓缓放开了手,漆黑如玉的眼眸中既有害怕,又有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和李娅楠和邓敏敏交换了手机号码,秦宇转身离开了宿舍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校门口时,他发现叶瑶依旧在那里迎新,她悄悄地活动着两条纤细而短小的双腿,显然站了一上午有些僵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靠过去咳了一声,叶瑶顿时一脸警惕:“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沉声道:“我女朋友在汉语言3班,名叫苏潇潇,你帮忙留意一下她的状况,有没有人欺负她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瑶一脸懵逼:“你在教我做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耸肩道:“那我找韩学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瑶捏紧了粉拳,很想把他暴揍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她不说话,秦宇就当是默认了,道:“她的一个舍友是个傻批,可能会找我女朋友的麻烦,你多注意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瑶柳眉一挑:“你真不是在内涵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一愣:“原来你是傻批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还真没见过这么喜欢对号入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瑶薄薄的唇动了动,一副欲喷又止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非常肯定,如果不是周围人太多,她绝对能骂半个小时不带重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话痨偏偏伪装成高冷的样子,真是难为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摆了摆手,就要离开,突然又想起了什么,道:“我马上要成立游戏公司,你们要是有意向的话,过段时间我们三个人一起讨论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瑶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小脑袋,转身迎新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看着她叉着腰,鼓着脸逼迫一个一米七大长腿的学妹喊她学姐,顿时一阵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回理工大的路上,秦宇坐在后排,依旧阴沉着脸。

        郝晓萌的事情,终究得去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人,不可能就这样善罢甘休,反而会像是苍蝇一样,被打走了还会飞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让叶瑶留意一下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如果苏潇潇无法适应宿舍生活的话……那就不需要适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边家属楼那么多,他大不了买上一套,也就几十万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出租车稳稳地在理工大门口停下,今天的理工大校园比起昨天还要热闹,形形色色的学生们在校园中穿梭着,大部分都是提着行李箱的新生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到宿舍时,发现三个舍友已经到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来得及细看,一个留着短发的少年便迎了上来:“哈喽,你就是秦宇吧,我是钟立群,来自煤省l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和他握了手,l市距离煤县不远,煤省就没有什么有钱的地方,不存在歧视。

        钟立群个子在一米七五左右,笑起来时可以用阳光二字来形容,五官不错,有些阳光的意味,应该很受部分女生喜欢,尤其是大三大四的学姐,最喜欢这种小奶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阳台上一个抽着烟的少年走了进来,道:“刘洋,来自隔壁环京贫困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洋留着寸头,脸边还有些没刮干净的胡茬,再加上抽烟是忧郁的表情,隐隐在散发着emo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微微点头示意,钟立群接着指着一个床铺:“这个在床上躺着的是吴峰,省城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失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开学第一天就失恋,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绝对是一个凄惨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、我没失恋!!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吴峰垂死病中惊坐起,涨红了脸,争辩道:“她根本就从来没有答应过和我谈恋爱,我能是失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他狡辩,所有人都笑了,整个宿舍顿时充满了欢愉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比失恋还惨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摇头笑了笑,看来自己的舍友都有故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峰留着寸头,面貌比较大众,丢在人群中一眼就能消失的那种,不过,他的眼眶有点凹陷、发黑,面色暗沉,以秦宇的经验来看,他绝对是奖励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几人笑了几声,吴峰光着膀子从床上翻下来,悲愤道:“你们笑个屁,你们有女朋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洋和钟立群齐齐摇头,最终,三人把视线落在了笑而不语的秦宇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为什么不能有女朋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全宿舍全是单身狗,就你一个有女朋友,你不觉得有点不合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人对秦宇来了一波口诛笔伐,钟立群挤着眉毛:“有照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过几天带你们认识认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随口敷衍着,几人顿时一阵嘘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安慰道:“没事,我把同村160cm、160kg的村花介绍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峰打了个寒颤:“别,我的小身板吃不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钟立群道:“我有对子哈特了,通道贯通那种的,两头都能用,以后可以和你一起开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峰疑惑眨眼: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洋一脸恶寒,不着痕迹地远离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同样嘴角抽搐,洗洗再给基友用的他见过,但一起开黑的他还真没见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听说有那种六个口子的,一个宿舍六个人一起用,谁先释放谁请客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吴峰也明白是什么了,挠了挠脸:“我更喜欢五姑娘,那玩意儿真好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钟立群一脸看乐色的表情:“比五姑娘不知道好几万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峰心动了,道:“晚上借我用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记得洗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波对话,让秦宇也连忙远离了两个人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恶啊,我吴峰居然沦落到用对子哈特?!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峰似乎受不了打击,突然一拍大腿:“我决定了,一定要在军训结束前脱单,告别童贞!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他的豪言壮语,刘洋吐了个烟圈,淡淡道:“我觉得你去会所更有可行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峰有些意动:“真的吗,得病咋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拍了拍他的肩膀,摇头道:“梅关系,不会疣事的,概率为淋,疣其湿没有尖锐的问题,就更不担心啦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靠,你别吓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峰搓了搓胳膊,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原本还真想去会所的,这个年龄的少年,对那方面好奇已久,早就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钟立群一脸不屑:“切,还好我喜欢二次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道:“他们都是纸片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男生交流感情就是如此简单,继续闲聊几句,四人相约中午去干个饭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峰觉得用别人的不干净,准备自己买一个,正搜索着哪个牌子的好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洋继续去阳台抽蚊香去了,钟立群则是掏出一本漫画书滋滋有味地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扫了一眼,居然是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看火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你也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略看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点了点头,他记得现在漫画似乎已经到五影会谈了,还没崩,正是精彩的时候,再之后就是开高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摩挲着下巴,问道:“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,面具男是带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钟立群大叫一声:“带土可是火之意志继承者,亲自开导卡卡西的人,怎么可能黑化?”

        呼!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出了口气,咧嘴一笑,表示爽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剧透一时爽,一直剧透一直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再搭理几个舍友,掏出手机向江筱雪报备了一下,中午要和舍友吃饭,消息发过去后,过了一分钟,江筱雪只回了一个简单的“好”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反应依旧冷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手就要打电话过去,犹豫了一下,还是合上了手机,随即有些烦闷地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的智商摆在那里,现在只是初坠恋河,一旦适应了恋爱的氛围和节奏,主动权很容易被她夺回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她在气头上,还是让她一个人静静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