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眼看书 - 科幻小说 - 重生后,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三十九章 她在下一盘大棋

第一百三十九章 她在下一盘大棋

        第140章她在下一盘大棋

        张玉霞和秦志刚怔住了,他们也听秦宇说过在做游戏,但是还以为是在胡闹,根本没想到他会赚钱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是一辆新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玉霞依旧一脸的不可置信,伸手就要去揪他的耳朵:“说,你的钱到底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――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疼得一阵龇牙咧嘴,连忙解释道:“妈,真是做游戏赚的,赚了30万,剩下的还在卡里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他神色认真,父母两人对视一眼,虽然依旧满脸震惊,但也暂且信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玉霞伸手摸着车门,问道:“这车看起来比我们校长的都好,不便宜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开的是宝来,这车是帕萨特,b级车,比宝来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志刚眼睛直直地看着车,脸上忍耐不住的激动,道:“我们局长也开着这种车,但已经是几年前的老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两人像个小孩子一样,左摸摸右蹭蹭,秦宇不由一阵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多久,小区内不少人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中年妇女过来问道:“玉霞,买车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玉霞笑容灿烂:“嗯啊,儿子给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回答,把围观群众干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和他们多解释,秦志刚执意要带着一家人出去兜兜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让秦宇紧张起来,他有着质疑秦志刚的车技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志刚倒是有驾照,但考下来就一直没用过,现在陡然上手,不知道行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愣神呢,秦志刚已经做到了驾驶位,别扭地系上了安全带,看他杵在那,道:“小子,愣什么呢,快上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连忙上了车,张玉霞坐在副驾驶上,满心欢喜道:“这新车就是不一样,比丽彤那车好多了,就是味道有点不好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懂什么,这是新车独有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志刚手握方向盘,突然一愣,问道:“对了,油门是哪个来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自己又要重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好秦志刚性格沉稳,没有开多快,再加上现在街上车还比较少,算是平稳地上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志刚带着几人绕着小县城转了一圈,张玉霞欣喜得不得了,道:“儿子出息了啊,你这么多年都买不起一辆车,儿子一出手就是局长才能买得起的好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志刚默默开着车,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笑道:“爸,以后每天接送老妈的任务就交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秦志刚拍着胸脯保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你有时间了也去考个本,不难,以后想出去玩了,自己开车就能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玉霞有些意动,可惜暑假快要过去了,准备寒假的时候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家人绕着小县城转悠了一个多小时,秦志刚总算是过足了手瘾,回了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坐到沙发上,看着温馨而破旧的小家,秦志刚和张玉霞总算是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玉霞一阵恍惚:“我没做梦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太不真实了,她觉得更像是不小心在沙发上睡着做的一场梦。

        父子俩齐齐笑了笑,秦志刚突然一脸严肃:“小子,你做了什么游戏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掏出手机,打开游戏,递到了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切开水果就能得分,划动手指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教着两人怎么玩,事实证明,水果忍者前世爆火是有原因的,老少皆宜,两人很快就学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玩了一会儿,张玉霞一脸不敢置信:“就这玩意儿,能赚三十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嘴角一抽,这可是他几个月的心血好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志刚也有些不相信,沉吟一下,摇头道:“伟人说过,不了解就没有发言权,咱又不懂游戏,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喜欢什么,反正我相信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玉霞也只是嘴上说说,心底里的欢喜怎么也掩饰不住,跑去厨房里做大餐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道:“爸,我准备成立一个公司,交的税太多了,你有没有熟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明天我给你问问工商局的。”秦志刚点了根烟,显然心情极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笑着道:“能给国家多交点税也好,就当做贡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翻了个白眼,秦志刚这辈子就没交过税,完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问道:“交了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6万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多?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志刚拿烟的手微微颤抖,这可是他整整三年的工资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沉默半晌,默默地拿起了手机,一个电话呼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老张吗,问你点事,关于成立公司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成立公司的事情急不来,秦志刚准备带着秦宇亲自去拜访工商局的领导。

        饭桌上,秦志刚难得的拿出了珍藏十年的汾酒,揭盖之后,酒香四溢,整个房间都是醇厚的酒香味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看着汾酒,脑中突然蹦出一个问题――这瓶酒叫20年,秦志刚又在家里放了10年,是不是能叫30年了?

        张玉霞端过来一盆顿了两小时半的鸡块,眼皮一跳,道:“你别带坏你儿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儿子已经长大了,该学着喝点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志刚难得的和张玉霞顶嘴,道:“我今天高兴,就喝一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玉霞瞪了他一眼,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志刚亲自为秦宇倒了一杯,道:“小子,爸干了一辈子活,平生最佩服的就是一种人――赚外国人的钱,给中国人纳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运气好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乐呵呵地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汾酒的质量不错,一杯酒下肚,父子俩都发出了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有个很有趣的观点,一个男人能不能得到老父亲的认可,就要看他会不会和他一起抽烟、喝酒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的游戏当然会向国内发售,只是目前智能机还没有普及,等到过几年,绝对会去收割国内市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外国人的钱也不会少赚,如果可以的话,甚至还能来一波文化输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几杯酒下肚,秦志刚突然问道:“小子,大学准备怎么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创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也不隐瞒,道:“我准备赚钱为主,现在是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,也是最容易赚钱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志刚微微惊讶,没想到儿子都研究起国家的经济发展了,他想了想,叹气道:“家里帮不了你多少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简简单单一个游戏就赚了30万,除去买车,现在手里还有12万呢,可比他厉害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习也不能落下,钱太多了也不好,我觉得咱的小日子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玉霞哼哼道:“咱县里的有钱人啊,外面都有二奶、三奶,你可别学他们,好好对人家潇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额头上冒了冷汗,讪讪道:“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决定转移这个危险的话题,道:“爸、妈,你们也别太累了,该花花,别为我攒钱了,我以后经济就独立了,无论是生活起居,还是将来买车买房,不会再和你们要一分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双职工家庭,如果当月光族的话,其实生活是很滋润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奈何他们要给儿子攒彩礼,生活就拮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后世许多人不想结婚、生孩子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生孩子,真的会降低生活质量。

        父母俩嘴上乐呵呵地答应下来,儿子出息了,心里除了自豪外,不免有些低落――他们年龄越来越大,也越来越没用了啊,能帮到孩子的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晚,就连张玉霞也喝了一些,秦宇看着父母高兴的脸颊,一不注意喝了个酩酊大醉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时间流逝,一转眼到了九月初,开学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玉霞已经开始为他收拾东西,秋季和冬季的衣服装了一大堆,行李箱都要放不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微笑着看着一切,没有去阻止,游子外行,做母亲的总是放心不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和赛丽亚沟通着感情,忽然手机响了起来,举起来一看,上面赫然写着一个熟悉的名字――安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手猛地一抖,差点把手机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那天去完文山庙,她便没有和他联系过了,两人像是彻底变成了陌生的路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额头上不禁冒出了一丝冷汗,深吸口气,按下了接通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长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脆生生的声音传来,似乎依旧是那么元气满满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听不出什么情绪,问道: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沉默了几秒钟,安楠似乎是不习惯他如此生分的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幽幽地道:“我想告诉你一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煤大和理工大同一天开学,学长,你要怎么处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平静地丢出了一个爆炸的消息,秦宇眼眸一缩,他还真没注意,原来两个学校是一天开学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理工大开学的日子是9月8日,学生们可以提前三天报道,煤大的开学日期还没问苏潇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记得前世两所高校不是同一时间啊,难道是他引起的蝴蝶效应?

        他也不多想,深吸口气,故作冷漠道:“这是我的事情,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并没有让安楠退缩,反而传来了一阵嘻嘻的清脆笑声,似乎知道秦宇被她吓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长,我想见你一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语气异常平静,仿佛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语气异常平静,仿佛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下意识就要拒绝:“免了吧,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见我,我就去你家找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赌气道:“放心吧,我不会进单元门的,只会在楼下面等着,一天、两天、三天……哪怕是变成望夫石,我也不会挪动半步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安楠的段位比其他人高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她以告诉苏潇潇和江筱雪真相来威胁他,以他的性格,绝对会毫不留情地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这暴脾气,吃软不吃硬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用几乎自残的方式威胁他……他还真就心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,她真的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长叹口气,问道:“在哪见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楼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回答只有简短的两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一惊,连忙起身向窗外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柳树边,少女窈窕的身影被夕阳拉的斜长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透过窗户视线相对,沉默半晌,同时缓缓地放下了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长长的柳枝随风摇曳,宛若少女最轻柔的发丝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俏生生地站在柳树下,披着一袭轻盈的洁白连衣裙,身姿婀娜,与柳树之间交织成一幅清新而和谐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多日不见,她似乎完成了某些蜕变,漆黑的眼眸中没有了以往的狡黠和灵动,多出了一丝无法言喻的沧桑感,和稚美的脸颊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看着少女略显消瘦的脸颊,化了淡妆,却依旧掩饰不住疲惫,心脏的位置陡然传来一阵痛觉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他还是会心痛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叹了口气,也生怕父母见到她,连忙下了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长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的声音异常平静,阳光透过柳树的缝隙洒在她身上,将她的发丝染上了一抹金色的光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看着她漆黑如玉的大眼睛,微微皱眉,重生以来,他第一次觉得安楠变得如此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问道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笑吟吟问道:“学长,最近和两个女朋友处的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嘴角一抽,点头道: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学长,你骗人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脸上的笑容意味不明:“如果好的话,你会被我的话吓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沉默着,知道说得越多,错的越多,干脆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却是似乎已经猜到了他的反应,道:“我喜欢你,学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心中微微掀起一丝波澜,但很快被他压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相同的话,前世听过太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一句喜欢你,什么“爱你呦”“用力”“再快点”,简直听得要生茧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依旧没有出声,心中却不由有些疑惑,事到如今,还说这些做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猛然逼近了一步,两人间的距离缩得太近了,一阵淡淡的幽香味扑面而来,秦宇已经能看清少女脸蛋上细腻而滑嫩的肌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喜欢我的吧,学长?”

        啊?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属实有点跟不上她的思维,张嘴就要否决,但安楠却猛地再次出声:“学长,我不漂亮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再次沉默,无法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的颜值,在他认识的女生里,完全能怕排进前三,再加上恐怕的身材,绝对是t0级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他沉默,安楠却是像是被点燃了一般,嘴里说个不停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身材不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谈过一场恋爱,连其他男人的手都没碰过,我不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每天都想着你,吃饭时想你,上课时想你,洗澡时想你……我就连做梦都在想你,我对你感情不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越说越歇斯底里,到了后来,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倒也见过她这个样子,或者说,现在的她反而才正常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突然插了一嘴:“拉屎的时候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闭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忽然有种面前的安楠是江筱雪假扮的错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难得地凶了他一次,怒瞪着他,被他这么一打断,突然有些接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深呼吸几次,眼眸一亮,继续道:“学长,你还在嘴硬,你的逻辑完全就是错的!如果你是渣男的话,你为什么不渣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的眼眸中满是一切被她看穿的慧黠,这些天,她虽然伤心,但也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前几天她才发现了矛盾的地方――秦宇是个渣男,为什么不渣她?

        她身材这么好,自己都脱光光送到他怀里去了,他居然都能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她轻轻一笑,得意道:“纸包不住火的,事情终究会败露。学长,你是喜欢我,然后不想伤害我,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眼眸不由闪躲起来,说不出任何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究竟为什么拒绝安楠,他自己都搞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怕她变成病娇?

        或许真如她所说,前世已经伤过她,怕她这一世再受到伤害?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些天也在不断思考,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但他的理智无时无刻不在告诉他――安楠离开他,绝对是一个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火力全开的安楠,他也意识到了自己逻辑中的漏洞,干脆也不辩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既然是渣男,为什么不渣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他沉默,安楠再次逼近一步,凝视着秦宇的眼睛,大声问出了同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时间都没有再说话,柳树的垂枝轻轻摆动,带来一丝凉爽的微风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少女带着哭腔的声音再次响起:

        “学长,我什么都愿意给你。哪怕你始终乱弃,我也不会怪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把初吻给你,想把第一次给你,想给你生孩子,想和你做好多好多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求求你,如果你是渣男,渣了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看着少女挂满泪水的脸蛋上楚楚动人的眼眸,一时间竟是有点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感觉胸口中了一记重锤,沉默几秒钟,道:“我拒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眸中闪过一丝浓浓的失望,吸着小鼻子,颤声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怔住了,默默地低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吗?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下意识就给了她一个棒槌:“不是这方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一脸哭唧唧地抱着小脑袋,有点疼,但却很快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长,你果然是怕伤害到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眼眸中再次出现了久违的灵动光泽,笑嘻嘻道:“学长,你的心意被我看穿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百口莫辩,懒得过多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太卑微了,安楠。”他长长叹了口气,从来没有想过,安楠会提出如此卑微的条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缓缓摇着小脑袋,相同的话,她已经听蒋茜说过太多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沉吟一下,道:“安楠,跟着我没结果的,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俏脸苍白几分,又恢复如初,她并没有接话茬,而是问道:“学长,你了解女孩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自信点头,好歹是多年的渣男了,精通各种姿势和撩妹手法,只是这一世收敛了许多,还没有施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……你觉得我现在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她狡黠而灵动的眼眸,秦宇有点失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还真猜不透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回想起来,他的技术大多都是如何把女孩子骗到床上,第二天提起裤子就会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认真的谈一场恋爱,真没多少经验,水晶宫更是之前未曾设想过的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也没再追问,轻声道:“学长,我帮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帮你开水晶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?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