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眼看书 - 科幻小说 - 重生后,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三十一章 问题来了,我睡哪啊?

第一百三十一章 问题来了,我睡哪啊?

        第132章问题来了,我睡哪啊?

        一声怒吼,秦宇直接触发了肌肉反应,抱着苏潇潇直接原地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潇潇吓了一跳,双手紧紧地抓着他胸前的衣服,这才没有掉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看着门外之人,眨了眨眼,只觉得有点面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外、外公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潇潇也看到了老头,连忙从秦宇怀里下来,脸蛋红的吓人,低垂着小脑袋,羞得不敢抬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她一喊,秦宇这才想起来了,面前的老头就是苏潇潇的外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当初还在摄像头前说秦宇不像好东西,只能说敌意拉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干咳一声,道:“外公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谁是你外公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头的脸阴沉的可怕,怒火怎么也掩饰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气氛顿时有点尴尬,老板娘和女老师也探过头来,眼眸里的八卦之火正熊熊燃烧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一个软糯糯的声音从身旁传来:“外、外公,他就是秦宇,刚刚来省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微微惊讶,没想到是苏潇潇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头的气依旧没消,他还没到记不住人脸的时候,让他不爽的是……苏潇潇居然对他如此维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感觉这辈子吃过的老陈醋都没有现在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深吸口气,道:“潇潇,你继续练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苏潇潇乖乖点了点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头又看向了秦宇,不爽道:“小子,你和我出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嘴角一抽,知道这一关终究是躲不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要向前走,结果发现苏潇潇正悄悄地拉着自己的衣角,桃花眼中满是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的关心,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心里暖暖的,轻轻揉了揉她的小脑袋,给了她一个放心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房间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头背着窗户,面部在逆光下有点暗沉,几乎不可辨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都没有说话,秦宇也不急,没有先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多久,房间内传来了流畅悠扬的琴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头终于开口了:“小子,潇潇这孩子性格太过内向,我们一直怕她出问题,这几天她脸上笑容多了不少,我们得感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也知道是客气话,没有应声,这时候接话就是二傻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老头的转折来了:“但我觉得你太过隐晦,行事风格不像一个年轻人,和那个人渣给我的感觉差不多,我闺女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,我有时候也在悔恨,都怪自己当年走了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老头的面色几乎阴沉的要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那个人渣……自然就是苏潇潇的爸爸苏正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苏正凡抛妻弃子,跟富婆跑路,可是老头心里永远抹不去的伤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顿了一下,炯炯有神的眼眸盯着秦宇的眼睛,冷声道:“如果你敢对不起潇潇……我就算是拼了老命,也不让你小子好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心中冷汗直冒,这老爷子怕不是有什么火眼金睛,真不愧是活了快七十年,一眼就看穿他的本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让他知道自己也是个渣男,下场绝对比前世还惨,怕不是被剁成鱼子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保命,他还是撒了谎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头冷哼了一声,面部有些狰狞的表情这才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适可而止的道理他自然懂的,终究是外孙女自己的事情,自己一个做外公的,帮她警告一下这鸡贼的小子就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男人没有再说话,静悄悄地开门溜了进去,在后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潇潇依旧在专心致志地弹琴,两人静静地等着她弹完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小半个小时,苏潇潇今天的课程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女老师为苏潇潇指出了几处错误,转头对两人道:“潇潇最近进步很快,如果有时间的话,可以报一下考级考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都怪我们,这几年给孩子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头乐得合不拢嘴,“潇潇,要不报个名尝试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他的提问,苏潇潇眸子盈盈地看向了秦宇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头顿时又是一阵不爽,她这一副全都由自己情郎做主的模样,和当年的田丽彤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一颗心全都拴在这小子身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笑了笑,道:“潇潇你自己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暂时不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潇潇思考了几秒钟,最终缓缓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重新练琴,一方面是出于自身的兴趣,另一方面就是……她想帮到秦宇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相处的这些天里,秦宇为她付出的太多,她早已经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这些,她眸光流转,偷偷地看了秦宇一眼,发现他正柔和地笑着,知道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穿了,脸颊瞬间爬上一丝红晕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颇为嚣张地笑了笑,一旁的老头气得脸都红了,差点高血压当场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琴行,时间已经到了傍晚。

        街道笼罩在金色的阳光中,仿佛被温暖的光芒包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头和苏潇潇自然要回家了,秦宇想着脱身之法,最终也没想到什么合适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走,心里却有些打鼓,他迟迟不来省城,怕的就是和苏潇潇的外公外婆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牵扯到家人,处理不好的话,可就没法收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道一来就被她外公给抓到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走了十分钟,三人再次回到了破旧的小区,小区内墙角的花坛已经荒芜多年,只有几株顽强的野草顽强地生长着,

        苏潇潇的外婆没有工作,外公早年在机务段上班,退休金不少,但都接济田丽彤母女俩了,没攒下多少,换房子成了奢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位老人的房子位于二楼,进屋后,房间里已经热气腾腾,香味四溢。

        田丽彤和外婆正穿着围裙,在里面忙碌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公之前报了信,她们显然也知道秦宇来了,外婆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活,走出来好奇地打量着他,眼睛都不带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田丽彤笑着问道:“小宇,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午刚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答了一声,略有些腼腆的摸了摸脑袋,似乎很不好意思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都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婆一脸笑容,在围裙上擦了擦手,过来拉他在沙发上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俊的小伙子啊,学习还这么好,将来一定是国家栋材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总算是感受到了一丝善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田丽彤笑道:“还有几个菜,马上就好,你先和潇潇坐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连忙道:“我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外婆有些惊讶,这年头会做饭的男孩子可是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脸上笑开了花:“诶,你可是客人,今天要是进了厨房,就是我们招待不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后,她又瞪向了板着脸的外公:“摆着一张臭脸给谁看呢,进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外公灰溜溜地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客厅里顿时只剩下了秦宇和苏潇潇两人,他在房间内打量了一番,客厅明显上了年头,透露出岁月的痕迹,阳光透过窗帘缓缓洒下,照亮了挂在墙上的老照片,似乎是田丽彤年轻时候,可以看到清秀的脸颊和苏潇潇有七八分相似,但没有她如此纤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收回视线,看向了明显松了口气的苏潇潇,一阵好笑:“你紧张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紧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潇潇难得地傲娇了一句,但知道自己骗不了他,又坦白道:“我怕外公外婆不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心里柔软的地方被触碰了一下,不禁牵起她的小手,发现她手心都出汗了,伸手在她小脑袋上点了一下:“别瞎想了,我又不是什么渣男,他们怎么会不欢迎我?难道……你觉得我很差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潇潇连忙摇着小脑袋,下意识的就要说些什么,但很快反应过来他是故意这么说的,剩下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却是穷追不舍,挤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潇潇含羞带怯地瞪了他一眼,他分明已经知道她的意思了,就是想让她害羞……她悄悄地瞥了一眼厨房,各种声音很嘈杂,他们应该听不到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、你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朱唇轻启,糯糯的声音弱不可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整个人都要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点喜出望外,几个月下来,她总算是不再害怕他,能表达出自己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却一副不满足的样子,继续追问道:“那你喜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潇潇没有回答,问题似乎超出了少女的羞涩极限,只是桃花眼中泛起的羞涩光泽已经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一阵食指大动,想把她拥入怀里,可惜厨房里有三个大电灯泡,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捏着她的小手,突然一愣,发现几根手指上长了几个小茧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顿时心疼道:“都让你不要太辛苦了,手上都起茧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潇潇轻轻摇头,管弦类乐器都是如此,想要练好都要起茧子,她以前就起过,荒废了一段时间后消退了,最近又长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秦宇对她的回答可不满意,他不希望苏潇潇太过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她的脑壳上敲了一下:“以后每天练琴的时间不能超过三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潇潇点了点头,小提琴三个小时、钢琴三个小时的话,还能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识破了她的小心思,补充道:“一共三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潇潇睁大眼睛,嘟着嘴:“时间太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个小时,能练出什么啊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不练琴的话……她一个人在省城干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故意哼了一声:“你不乖,作为惩罚,你又欠我一个吻了,现在加起来有两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潇潇鼓着小脸,反正也说不过他,干脆不和他争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大概待一周左右,我们去省城周边玩玩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思索一下,道:“省城里能玩的就多了,游乐园和摩天轮、动物园……我们还能去酒店,哦不,是煤省大学和理工大瞧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潇潇点着小脑袋,眼眸里闪闪发光,同样很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三个电灯泡在厨房里虎视眈眈,秦宇只能和她说些悄悄话,终究是没有做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莫半小时后,晚饭总算是做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家里的餐桌并不大,一张木制的老桌子,五个人稍微有点挤,还好苏潇潇比较纤瘦,秦宇挨着她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晚饭做的很丰盛,顿了一只两年半的公鸡、一条鲤鱼,还有几个家常菜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秉承着“多说多措、少说少错、不说不错”的原则,默默埋头干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近肉价好像贵了不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办法,人家养了两年半的鸡,贵一些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田丽彤和外婆说着没营养的话,但秦宇却是丝毫没有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战争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外婆突然给他夹了一只鸡爪,道:“小宇,来吃鸡,平时丽彤受你们的照顾了,没有你们,都不知道她们母女俩怎么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连忙道:“没有,是我受田姨和潇潇照顾了,没有潇潇帮我,我恐怕连个专科都考不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家人齐齐翻了个白眼,知道他在客气,但未免有些太夸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嗦了一口鸡爪,老头又说话了:“听说你爸在机关上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问道:“什么职务?副处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你怕是不知道副处在小县城的含金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如实回答道:“就一普通科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科员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头瞬间一脸不屑:“我一个糟老头子都是副科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丽彤顿时笑了,道:“爸,小县城的副科都是实权干部,和省城没法比较的。你那副科还好意思说,你们办公室就五个人,最低的就是副科,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头受到了亲闺女的暴击,默默地低头干饭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婆也放肆地笑了几声,再次看向秦宇,笑问道:“小宇,大学读什么专业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计算机。”秦宇随口答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说专业的全名,估计他们也听不懂,反正在他们眼中,学计算机的就是修电脑的,学通信的就是拉网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婆顿时眼睛一亮:“计算机好啊,现在什么都是计算机了,听说好多工作都被计算机替代了,以后绝对是一大热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将来就业前景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点头附和,没想到外婆的见解还挺准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计算机的发展,许多工作的确是被计算机和ai替代了,在他穿越前,gpt8.0都出了,像什么混全勤的垃圾网文作者、三流涩图画师,纷纷失业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序员倒是不难找工作,只是行业太卷,有那么亿点点令人头秃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公吃了一块鸡肉,似乎恢复过来了,一脸不以为意,切道:“整天对着电脑,有啥好的,年轻人还是得多运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也知道他心里不舒服,就是想杠,都没有搭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田丽彤若有所思道:“我有个同事的丈夫就是程序员,年薪已经过五十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外公呵呵一笑,化身究极杠精,不屑道:“还不是去私企给人打工?说不定哪天就下岗了,要我说,还是机关稳定,最差也得是央企、国企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外婆看不下去了,冷声道:“下岗怎么了,人家一年赚得就比你一辈子还多,下岗了正好休息,每年有利息就够花了,还能多陪陪家人,不比你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外公又受到了老伴的暴击,再次低头地吃了块鸡肉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婆给了秦宇一个歉意的笑容:“小宇,别往心里去,他就是看潇潇和你太好了,心里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后,她和田丽彤都笑出了声,桌上似乎充满了快活的气息,唯有外公的脸陡自涨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默默干饭的苏潇潇忽然一颤,小手一紧,没想到怎么突然就说到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识相地没有接话茬,外婆又给他盛了碗饭,道:“潇潇这孩子话太少了,小宇你以后多担待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外婆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笑着回应,心中却是一阵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家伙,怎么一副把苏潇潇托付给他的样子?

        她还要说些什么,忽然,田丽彤夹了一块鸡肉给她:“妈,这鸡肉好吃,你补充点营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外婆有些疑惑地看着她,不知道女儿为什么制止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母女俩的联盟破裂了,饭桌突然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不甘心的外公又出声了:“小子,省城的房可不便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这些干嘛,孩子们还小,还不到成家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丽彤大杀四方,简单一句话,再次把外公怼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老人总算是不说话了,田丽彤长长地松了口气,对秦宇笑道:“小宇,今晚别走了,在这里住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语一出,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眨眨眼,转头看着九十平的小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潇潇外公家是典型的二室一厅,他估计平时两个老人睡一屋,田丽彤和苏潇潇挤一屋。

        问题来了,他睡哪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