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眼看书 - 科幻小说 - 重生后,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二十六章 卑微如楠

第一百二十六章 卑微如楠

        第127章卑微如楠

        一间少女的卧室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呜哇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凄惨的大哭声在卧室内回响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蒋茜一脸无奈地递着纸:“洗鼻涕离我远点,甩到我身上和你没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用力地捏着琼鼻,洗了下鼻涕,可怜巴巴地道:“茜茜,你说学长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蒋茜翻了个死鱼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放暑假第一天大早上就被闺蜜喊醒,听着她哭诉了将近一个小时,被迫来她家安慰她这件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很恶劣!

        而对于秦宇这几天的行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更恶劣!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男人,拒绝就拒绝,秦宇居然天天和安楠炫耀与江筱雪的进展。

        呸,渣男!

        额,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呸,变态!

        蒋茜心里腹诽着,恶狠狠道:“依我看,他就是心理变态,喜欢你痛苦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眼眸一亮:“什么,茜茜,说学长喜欢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蒋茜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你是懂断章取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长一句话,你就听到了“喜欢你”三个字是吧?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脸的恨铁不成钢:“楠楠,他都这样了,你还不愿意放弃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停住了抽泣,小手捏的指节发白,在蒋茜鼓励的眼神中,憋出一句话:“有没有一种可能,学长是在考验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蒋茜一捂脑门,真想掰开她的脑袋看看,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决定亲手掐灭她不切实际的幻想,幽幽地道:“楠楠,你说他们孤男寡女的,去文山庙会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会、会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脑海中出现了无数少儿不宜的画面,但下意识的就被她一厢情愿地否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蒋茜无奈一叹,安楠可是年级第一,还是平时不努力的高智商型学霸,能想不到吗?

        自欺欺人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决定不和她客气,道:“一般的情侣会做什么呢?我想想,肯定会牵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嘴角微微抽搐,酸的要死,但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就牵手吗?

        她也牵过啊!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她如此能忍,蒋茜接着竖起了第二根手指:“牵手只是第一步,他们可是准大学生了,做一些更过分的事情都很正常,比如……接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、不可能吧?”安楠声音微微颤抖,一脸的不相信,或者说,是不愿意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蒋茜呵呵一笑:“你告诉我,为什么不可能?换成你,你亲不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眼睛里泪珠子打转,受到了来自蒋茜的破防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换成是她……别说接吻了,小雨伞恐怕都用完好几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蒋茜惊讶于她的防御,接着竖起了第三根指头:“他们可是成年人了,做些成年人的事情很正常吧?比如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视线停留在了她的某个部位上,嘴角抽了抽,这家伙吃奶牛长大的吧?

        安楠拼命地摇着小脑袋:“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学长不是那么随便的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蒋茜切了一声:“江学姐那么漂亮,身材那么好,虽然比不上你,但也绝对不算小,我才不信他能忍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冥冥之中,她总觉得秦宇是个渣男,但他面对安楠时偏偏又能忍住,导致她的逻辑一直无法理顺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很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陡自倔强道:“江学姐不是那么随便的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蒋茜一愣,她回想着江筱雪的完美气质,也不信她会如此随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今天就是让安楠破防的,眼睛一转,道:“江学姐太过完美了,可有时候太完美就是缺点!那么多学习好的女孩子,都被差生骗走了,就是她们太单纯了。秦宇学长油嘴滑舌的,江学姐根本没谈过恋爱,很可能被他的攻击昏了头脑,进而得逞!无数女孩子就是这样被骗走第一次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呜哇――!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终于蚌埠住了,豆大的泪水顺着粉嫩的面颊滑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蒋茜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算让你破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随即有些不爽,越发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中两届学习最好的女孩子,不都被秦宇拿下了?

        凭什么啊?

        什么,他全县理科第三啊,那没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是江筱雪表现得太过完美了,之前总是觉得秦宇配不上江筱雪,现在一想,秦宇还真配得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是郎才女貌才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蒋茜乱七八糟地想着,一边等待着安楠的眼泪哭干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再次递过去一张纸:“我们吃火锅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哭了一通,心中出奇地顺畅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呜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下车后,江筱雪小手捂着嘴,打了个大大的哈欠。她素来有午休的习惯,一天不睡就困得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揉着眼睛,总觉得眼眶很重,道:“月月还在等我呢,我得回家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送你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反正黄月月知道两人的关系,江筱雪便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去一个同学家中接了黄月月出来,她颇为幽怨地看着两人:“你们两个去文山庙约会,为什么我得跑到同学家躲一天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去约会了?”江筱雪瞪着自己的闺蜜,但很快就在她幽怨的小眼神下败退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去约会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就连她自己也不信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无语道:“请你吃凉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幽怨的表情瞬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凉粉店。

        煤县的凉粉一直颇受欢迎,与面皮、粉皮并列夏季三大最受欢迎食品,人们也不当作主食,饿了就吃一碗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各自吃了一碗,江筱雪优雅地吃完后,慢条斯理地擦着嘴,心里却是非常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搞不懂,自己多年的闺蜜为什么会因为这东西背叛她!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些,她便向秦宇瞪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抹着嘴,一脸的莫名其妙,惹得少女又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挠了挠头,一阵好笑,这家伙怎么这么可爱啊?

        同样的时间,黄月月却痛吃了三大碗,擦了擦嘴后,一脸的八卦:“所以呢,你们关系到哪一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!”x2!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和江筱雪难得的一致对外,异口同声之下,黄月月吓得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接近下午三点钟,酷暑的炙烤下,偶尔有知了有气无力地叫上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工商小区外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瞥了一眼旁边的小树林,忽然眼眸一亮,柳树弯弯,低垂着枝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忽然对黄月月道:“你去小区门口等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犹豫了那么0.01秒,立马撒开江筱雪的手,屁颠屁颠地跑入了小区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气得跺脚,这闺蜜果然还是宰了吧,她转身又要瞪过去,结果发现秦宇一脸坏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她有点小慌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嘿嘿笑着,拉着她就往小树林里走:“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一脸的害怕,说几句话?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需要拉着她去小树林吗?

        神使鬼差地,她还是被秦宇拉入了小树林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树叶的缝隙照射下斑斑驳驳的影子,两人的面颊变得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看着少女姣好的面容,出声道:“小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一个称呼,江筱雪的脸颊慢慢又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我女朋友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气呼呼地嘟囔一句,她什么时候答应他了?

        根本没有!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也不在意,不表态,正是渣男的惯用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笑了笑,轻轻把她带入怀中,问道:“我们是不是要好久不见面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见面才好,你除了会使坏还会做什么?”江筱雪嘴上说的很硬,但身体却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可不行,一天不见我就会思念成疾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手机了,我们可以发qq、发短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每天都要抱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允许你抱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气不打一处来,女孩子的身体是能这么随意接触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她警告道:“以后没有我的允许,不许你亲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牵手也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现在能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哼哼道:“就一分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树枝轻轻摇晃着,发出了沙沙的声音,秦宇没有再说话,只是静静地拥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季的衣服很薄,两人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彼此的体温,听到对方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反正是不止一分钟了,秦宇开口道:“你上次在小树林里可是拿着菜刀追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,不准再提那件事了。”江筱雪有点脸红,别说她的形象素来是校园女神了,拿着菜刀追人,只要是个女孩子就有点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又问道:“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疑惑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咧嘴一笑:“那天我就想吻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!原来你早就想耍流――唔――!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话还没说完,便被秦宇给堵住了,她小手锤了他几下,力气小的自己都不敢相信,身体缓缓地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根饱含黏蛋白和淀粉酶的丝状液体缓缓拉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宇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――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小区门前,黄月月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,她很想凑过去看看两人在做什么,但最终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闺蜜,她可是有原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足足过了接近半个小时,脸色绯红的江筱雪才走了过来,黄月月看着她微微有些肿的嘴唇,刚想说些什么,江筱雪冰冷的声音便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月月,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缩了缩脖子,江筱雪很少有这么生气的时候,看来自己是真的把她给惹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家后,白静连忙迎了上来,问道:“文山庙修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嘴角微微抽搐,她在同学家里藏了一天,去个屁的文山庙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到泉眼就走不动了,都是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换了鞋子,随口答着:“妈,我们回房间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静觉得有些奇怪,道:“好,月月想吃什么水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不用了!”黄月月连忙摆手,亦步亦趋地跟着江筱雪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紧闭的房门,白静疑惑地眨了眨眼,闺蜜俩闹矛盾了?

        她微微皱眉,黄月月虽然大大咧咧的,可本性善良,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,得告诉女儿要珍惜朋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单手叉着小蛮腰,气呼呼地怒视着黄月月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打了个寒颤,抱着她的胳膊,嗲声道:“小雪,别生气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不吃这一套,把她的手甩开,道:“月月,你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我知道错了,以后再也不会了。”黄月月嘟着嘴,可怜巴巴地看着江筱雪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下意识的就要心软了,毕竟多年的闺蜜了,感情摆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还是忍住了,质问道:“月月,你为什么出卖我,帮那个臭家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顿了一下,弱声道:“我知道你喜欢他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好不容易摆出来的冰冷脸蛋刷的一下全红了,下意识地娇嗔道:“我怎么会喜欢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雪,我可是和你一起长大的,你不喜欢他,会上课提醒一个男生认真听课,下课说明天见,每天强行去收他的作业,逼着他认真学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掰着手指头,越说越起劲,看到江筱雪神色不善,脸红的像烫熟了一般,这才悻悻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表示有些破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直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,秦宇这个当事人都没有察觉出来,直到一个阴差阳错的表白短信才让关系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黄月月居然看的如此透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生气了嘛,我就是看你们两个相互喜欢,才打算凑一下,我怎么可能被几碗凉粉就收买啊?”黄月月说的大义凛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心中依旧满是狐疑,但面对自己最好的闺蜜,还被戳破了小心思,也没法傲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坐在椅子上,拉过一个熊猫抱枕抱在怀里,很想把脑袋埋进去,然后在床上打几个滚,但黄月月在,想了想还是算了,便只是挡住了脸,只露出了两只满是羞涩的明亮眼眸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警告道:“这些事你不准对他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怎么可能出卖闺蜜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松了口气,看来江筱雪是消气了,她道:“说了岂不是更好?让他知道你对他的付出啊,不然他都不知道,你从高二开始就开始关注他了,每天督促他学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这个闺蜜还是打死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娇嗔道:“反正不准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保证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举着小手,一脸虔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着满脸害羞的江筱雪,同样是女生,不知为何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    长这么大,她对于江筱雪的美貌已经免疫了大半,但现在还是被惊艳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小声问道:“小雪,所以你和他到哪一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支吾道:“什么哪一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牵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撇撇嘴,秦宇拉她手时,黄月月又不是没在场,分明是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答道:“没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也不反驳,接着问道:“接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瞪着她,长长的睫毛下,明亮的眸子里泛着羞涩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依旧是无视了她的回答,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惊讶道:“你们进展这么快的吗?那你们有没有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次江筱雪的回答非常果决,随即忍不住踢了她一下:“月月,你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这次信了她的话,暗自松了口气,还好还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月月,你说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顿了一下,明眸中闪过了一丝愁绪,轻声道:“我们能走到最后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素来聪明,知道旁观者清的道理,想问问黄月月的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的嘴张了张,最终没有说出一个答案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抓着脸颊,道:“小雪,开心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翻个白眼,轻叹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算了,自己居然指望黄月月能拿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,真是失了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内,两个少女突然有些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离开工商小区,秦宇看了眼时间,径直走向了文具店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入了暑假,意味着文具店的生意会进入冷淡期,学生们大多不会做暑假作业,更不会来买文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网店的流水在逐渐减少,但最终稳定在了三万块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煤县这个落后的十八线小县城,依旧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店里时,果然没有多少人,店里的后方,依旧是堆满了各种包裹和材料,秦宇凑过去看了看,除了文具外,还有不少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宇来了?”堂嫂从一堆包裹中站起身来,擦了擦手,脸上满是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学会开网店之后,她们全家人的生活都好了许多,有钱了,生活都和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笑着问道:“堂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里面带孩子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点了点头,走入了内屋,发现小侄子正趴在秦正的脖子上,揪着他的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惊讶道:“小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点了点头,上前去掐了掐小侄子的脸蛋,肉嘟嘟的,可能小孩子都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侄子看到秦宇后整个人都愣住了,一个劲地往秦正身上爬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开门见山道:“我和江筱雪要上大学了,不再打算继续经营网店,八月底之前,准备把网店交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正若有所思,似乎猜到他要说什么了,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也不客气,道:“我这里就算了,但我和江筱雪关系一般,只是普通同学,和她散伙得给点散伙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点点头,问道:“要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个月的收入,三万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数字秦宇早就想好了,要三个月的收入,并不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正却是摇了摇头:“连你的也算上,凑个整,十万块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张嘴就要拒绝,秦正却是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你别拒绝,这钱不给你,我心里不踏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苦笑摇头,只要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谈妥了,十万块钱,不算多,但也不算少,在小县城都能买套小平米的房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正吸了口烟,问道:“你和她真的关系一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差点一口气没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正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叹了口气,果然瞒不过秦正啊,不过以他的性格,应该不会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接下来继续逗着小侄子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安楠打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学长,你还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对江筱雪的称呼一降再降,从江学姐到江筱雪,再到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如实答道:“没有,刚把她送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整个人ph值下降到了2点以下,说人话就是酸的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深吸口气,道:“学长,我们明天去约会吧?文山庙,说好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挂了电话,秦宇轻叹口气,安楠把约会两个字咬的特别重,显然是在玩文字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懒得和她玩了,约会就约会吧,反正是最后一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次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摸了摸小侄子的脑袋,秦宇吐了口浊气,缓缓地向家中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到没,茜茜,学长同意和我约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卧室中,安楠兴奋地挥舞着小拳头,几乎要跳起来,一旁刷着剧的蒋茜随手按下了暂停键,没好气地看着她:“你瑟个屁啊,自己玩点文字游戏能开心成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忍不住敲了一下她的脑壳,正色道:“楠楠,这不是爱情,你……太卑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捂着小脑袋,缓缓地收起了笑容,转而变得呆滞。

        卑微吗?

        她很快又振作起来,眸中闪烁着灵动的光芒:“卑微就卑微吧,这可是学长第一次和我约会,我必须得快快乐乐的,给学长、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!”

        蒋茜张了张嘴,最终落下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卑微成这样,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上次不是逛过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次是我邀请的学长,而且根本不是约会!”安楠鼓着脸,不再多纠缠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是第一次,就是第一次!

        “茜茜,你说我该穿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边说着打开了衣柜,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蒋茜瞥了一眼,有点小羡慕,随口敷衍道:“情趣内衣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小脸微红,满是扭捏和羞涩:“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蒋茜顿时吓了一跳:“我靠,你还真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