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眼看书 - 科幻小说 - 重生后,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- 第一百零六章 懊悔的安楠

第一百零六章 懊悔的安楠

        第107章懊悔的安楠

        出了酒店,繁星点点,清澈的夜空幽邃而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的脸上挂着浅浅的泪痕,但依旧红彤彤的,路过路灯时,可以看见那惊鸿一瞥的娇媚红晕。

        星河大饭店距离她家不算远,两人缓缓而行,她今天可是难得的得到了许可,可以晚回家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皎洁的月光下,少女洁净的面颊像是蒙上了一层银白的面纱,秦宇看得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沉默了几分钟,秦宇才出声问道:“你暑假准备怎么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眺望着远方,想了想,道:“先估分填志愿,成绩理想的话就不补习了。我爸妈说要带我出去旅游,回来后,应该就自由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神色有些期待,道:“我们再开个网店怎么样?向其他行业拓展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是,你暑假就准备干这个?

        高三后的暑假,绝对是一生中最为轻松的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了大学的暑假,虽然也轻松,但没有这么长了,工作后更是彻底告别了寒暑假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他轻轻地在少女的脑壳上敲了一下,道:“开个屁的网店,根本没有前途的,也就赚点小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开网店或许能致富,秦宇前世便见过日利润超过五千块的小店,但终究是寄居人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捂着小脑袋,不爽问道:“那要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玩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的答案只有一个字,道:“痛痛快快的玩一个暑假吧,把一切烦恼都抛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白了她一眼,神色犹豫,终究还是摇了摇头:“不行,那是虚度光阴,我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。不开网店的话……要不开个实体店?不行,实体店成本有点高……那去做家教好了,或者摆摊也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轻叹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江筱雪便是如此啊,总是执着地向前进着,永远骄傲地抬着脑袋,仿佛永不停歇。

        又回想起了前世的事情,他猛地踢开一颗石子,吐了口浊气,道:“摆摊就算了,咱没那手艺,开店的话资金的确不够,小县城也没前途,将来去了大学城再说吧,也就做家教靠谱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赚钱吗?”江筱雪憧憬地问道,大学生活,她不打算只做一个学生,创业已经写入了她的计划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摇了摇头,大概能赚吧,他无所谓道:“大不了亏钱,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月光下,少女的娇躯猛地一颤,眸光盈盈地瞥了一眼身旁的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这家伙的进攻性怎么这么强啊?

        她轻哼一声:“谁要和一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知道她又傲娇了,道:“你可是答应过我的,我们要一起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准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顿时娇嗔一声,小脸上浮着淡淡的红润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说的自然是同学录的事情,她的同学录终究还是给了秦宇,当时的秦宇看到这四个字之后,可是像个傻子一样,开心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只要想起,她还是害羞得脚趾扣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会再说你要和我一起前行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唔――!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鼓着脸,气呼呼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赌气道:“那我去做家教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有些苦恼地叹了口气,本来暑假准备和她出去玩的,做家教的话,能玩的时间就很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突然想起了什么,眼眸一亮:“咳,我觉得你可以做我的家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有些懵地眨着眸子,秦宇都高中毕业了,还请家教干嘛?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则是嘿嘿笑着,老师……可不只是传授知识啊,更重要的是言传身教。

        嘶!

        他一个激灵,腰间一疼,差点原地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光下,江筱雪粉脸含煞,明眸中满是羞愤的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完了,被她听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送到工商小区门口,夜晚的小区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停下脚步,没再送了,鬼知道白静这个女儿控会不会出来等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煤省昼夜温差大,白天还热得不得了,夜晚又有点冷了,目送江筱雪进了小区,秦宇搓了搓手,向网吧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夜的微凉风吹来,像是一缕清风,带着丝丝凉意,滑过肌肤,令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哼着小曲,心情颇为舒畅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网吧绝对会异常爆满,许多男生来自父母的禁令解除了,今晚绝对会打个通宵。

        走了二十多分钟,快到网吧门口了,秦宇的脚步突然一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安楠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蹲在路灯下直发抖的少女,秦宇整个人都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长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揉了揉眼睛,眨巴着大眼睛,足足过了几秒,这才确定自己没看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小脸上顿时绽放出了惊喜的笑容,连忙站起身来,向着他跑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皱眉问道:“你在这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灿烂一笑:“你高考完了,当然是祝你毕业快乐啊,人家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网吧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无语了,安楠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黑色连衣裙,不冻感冒才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去拉她的小手,顿时一惊,手中冰凉一片,她的小手早就冻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被他凶了一句,安楠没生气,一个劲地傻笑着,任由秦宇抓着自己的小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有一丢丢冷,但碰到秦宇手掌的那一瞬间,她便感觉整个人都被温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值得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握着她的手,心中五味杂陈,最终叹了口气,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到这儿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到而已。”安楠心虚地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黑着脸问道:“刚到手会这么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气冷而已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面前眼神躲闪的少女,秦宇的嘴张了张,责备的话最终也没有再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起倔强来,她可丝毫不比江筱雪差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以为秦宇生气了,拉着他的手:“学长你别生气嘛,我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问道:“怎么不打个电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家怕打扰到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脸上满是醋意,有点不爽地撇了撇嘴,今晚秦宇一定会和江筱雪在一起,她一想起两人会很亲密,就觉得酸的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如果是秦宇同班同学多好啊,那样还会有江筱雪什么事啊?

        嗯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怪自己老妈。

        就不能早生她一年吗?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摇了摇头,安楠心思细腻,恐怕是想了许多,害怕和江筱雪撞到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叹气道:“走吧,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低沉地应了一声,但又有点不甘心,小声道:“学长,我今晚其实可以不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暗示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带身份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随口说着,淡淡地扫了她一眼,她的小心思他一眼就看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鼓着小脸,一脸懊悔,居然把这茬给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没带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依旧不愿意放弃,道:“咱去黑酒店,不用身份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一本正经道:“现在可是法治社会,哪有什么黑酒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张了张小嘴,她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传说中不是有的吗?看来传闻不可信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小腿发力,就是不走,杵在那儿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要不去看电影吧?深夜档,我早就想体验下看恐怖片了,但一个人不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恐怖了,我不敢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见招拆招,安楠频频出招,但奈何秦宇对她实在是太了解了,三言两语便把她的所有招式都给挡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在她脑壳敲了一下:“回家休息去吧,我和你说过吧,不准你熬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眨眨眼:“说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一愣,还真记不清了,道:“不知道,反正乖乖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神情失落地应了一声,似乎脑袋上的秀发都没了力气,耷拉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她身上一暖,刀削似的双肩上多出了一件温暖的黑色外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走。”秦宇催促一声,拉着她向星河小区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甜甜地应了一声,双眸似乎又恢复了灵动的神采。

        微凉的夜风带着花香,飘荡在夜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没了外套,吹得还真有点凉,很难想象安楠在网吧外等他多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,安楠紧紧地攥着秦宇的手,仰着小脑袋,叽叽喳喳问个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长,你喝酒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今晚有好多人表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今晚好多人去开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孩子别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哦了一声,眨着漆黑的眼眸,突然问道:“学长,你和江筱雪表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嘴角一抽,不想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长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秦宇不说话,她顿时急了,还想问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猛地松开了她的手,道:“好了,你自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一惊,连忙向前方看去,赫然是星河小区。

        都快十一点了,几个保安大爷依旧在小区外唠嗑,这就是高档小区的安保力量,煤县独一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楠不愿意就这么分开,委屈巴巴地向前走着,也不能说是走,确切的说是挪动着,简直比蜗牛还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就算是这么慢,距离也是有限的,月光照耀下,披着外套的少女披上了一层银辉,显得单薄而孤单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耐心地看着她进了小区,不再多想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长――!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,秦宇无奈地回过身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光下,安楠两只纤细的胳膊越过头顶,双手交叉,大大地比了一个爱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毕业快乐!!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用尽全身力气地喊着,声音很大,草丛中几只已经睡着的流浪猫吓得原地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小脸上的笑容灿烂如花,两只眼眸里闪烁着盈盈动人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心中一颤,喉间微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字随着夜风传入了少女的耳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目送安楠一蹦一跳地回了小区,秦宇这才继续向网吧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夜愈加深了,微风似乎更冷了一些,打在皮肤上有些凉浸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忍不住抱了抱胳膊,打了个寒颤,不由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走几步,突然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完了,忘了把外套要回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