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眼看书 - 科幻小说 - 重生后,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- 第一百零五章 做我一个人的金丝雀

第一百零五章 做我一个人的金丝雀

        第106章做我一个人的金丝雀

        四个字落下,整个大厅安静一秒钟,顿时出现了起哄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少人纷纷寻找着江筱雪的身影,一脸你懂得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首歌本来就是情歌,谁看了你的日记,谁把你的长发盘起,谁给做的嫁衣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歌词要表达的意思非常清晰明了,不过,现在这首歌也成了怀念校园生活的金曲,秦宇说是怀念高中生活,也过得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角落中,淡淡的灯光照着江筱雪的脸颊,散发着微微红晕,明眸中闪烁着羞涩和欢喜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班级的同学都是一脸笑容,等着秦宇开口,唯有正在操控设备的肖绸黑着脸,比吃了一嘴苍蝇还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也没什么办法,他还是乖乖地找到了伴奏,不过心里却期待着秦宇唱跑调,当众出丑。

        伴奏响起,同学们全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缓缓开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天你是否会想起

        昨天你写的日记

        明天你是否还惦记

        曾经最爱哭的你

        老师们都已想不起

        猜不出问题的你

        我也是偶然翻相片

        才想起同桌的你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低沉的歌声回荡在整个大厅中,同桌的你似乎总是有一股魔力,同学们眼角湿润,想起的也并不一定是自己的同桌,但三年的场景历历在目,总会有美好的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的音色不错,纯净而富有表现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前世为了泡妹,专门找一个年轻女老师练过一段时间唱歌,虽然比不上专业歌手,但比一般的ktv公主强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边唱着,一边痴痴地望着角落中的江筱雪,她此时也在向这边凝望着,细细的眼眸长而媚,在灯光交集的边沿散发着迷离的光华,格外诱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八岁的少女,动情时已经流露出了令人口干舌燥的妩媚风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忽然一阵恍惚,前世同学聚会时,他也曾不止一次地唱过这首歌,总是会带着浓浓的遗憾,心中的白月光永远那么遥远不可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,她就在自己眼前,湿润的眸子呆呆地望着自己,红润的唇一张一合,跟着他一起浅唱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分钟后,一首歌结束,大厅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,秦宇却是毫不在意,这首歌,既是为面前的少女而唱,也是为自己心中的遗憾而唱,其他人的掌声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麦克风还给一脸铁青的肖绸,继续回到了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没等江筱雪发难,问他为什么要唱这首歌,他便嘻嘻笑道:“唱的还行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般般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再次撇过脸去,耳根子有些发烫,侧脸已经红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不以为意地嬉笑道:“你说的一般般就是很好的意思,如果我真的唱的很差,你一定会说我唱的比狗还难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顿时瞪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平时不见你这么聪明?

        她轻哼一声,看在秦宇喝醉的份上,决定大度一点,懒得和他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鼓着俏脸不说话,秦宇带着可恶的笑容,从桌子底下抓住了她的小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身体一僵,用力抽了抽,发现抽不出来,挣扎一番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哼,自己可不是想和他牵手,都是他强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也沉默下来,只是挨着她坐下,牵着她的手,嗅着她身上好闻的味道,嘴角抿着笑意,体会着这份难得的安心而温馨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待在角落里,看着喧闹的同学们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的记忆中,江筱雪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合,以后的同学聚会中,她都是缩在角落里,带着纯净的微笑静静地看着同学们疯闹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终究还是刚毕业的学生,九点半以后就陆续有人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默默地看着同学们一个个离开,精致的面颊上满是落寞。

        十点多以后,只剩下几个男生还在胡闹,酒店的人都过来催了,他们便把麦克风关掉,准备离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班长,江筱雪得去结账,自然要最后一个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所有人都离场后,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,长长的睫毛轻颤,眼眸里有晶莹的液体在打转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微叹口气,这种感觉他也能理解,前世大学毕业时,他亲手把同宿舍的五个人一个个送走,送走最后一个舍友后,自认为心如钢铁的他也哭成了傻逼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的感情就是这么复杂,明明有些人平时关系也不算特别好,但离别时总能引起伤感的情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分别时,最后一个走的,承受的悲伤是最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柔声安慰道:“想哭就哭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、谁要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初时还能忍住,一开口就蚌埠住了,晶莹的泪珠顺着滑嫩的面颊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笑道:“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大家都会有美好的未来。放心吧,哪怕所有人都离开了,我也会永远在你身边,和你一起走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脸蛋肉眼可见地更红了,她对于类似情话的内容没有丝毫抵抗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吸着小鼻子,语气发嗔:“谁稀罕你在不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稀罕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嘿嘿笑着,轻轻一拉,少女的惊呼声中,顿时被他拉了起来,放在了自己的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身体僵硬,紧张地向四周看了看,发现已经彻底没人后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把她的小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,轻轻抚摸着:“给你一个肩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怀中的少女不再抵抗,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,弱弱地低声啜泣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此时,秦宇才知道江筱雪有多重感情,她或许不会寻求什么轰轰烈烈,但绝对是细水长流的类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同两条涓涓流淌的小溪相遇相随相依相伴,直至汇聚成汪洋的海再也无法分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少女挂满泪痕的脸蛋,做了一件想做许久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缓缓地低下头去,覆在了少女的脸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轻轻的吻,一触即离,甚至没有感受到少女肌肤的滑嫩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只感觉脸上一湿,人傻了,大脑彻底宕机,连哭也忘记了,眸子怔怔地看着秦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……刚刚是不是亲她了?!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嘿嘿笑着:“眼泪是咸的,但你果然是甜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反应过来了,娇叱道:“你、你变态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眸子里满是羞涩的怒火,这家伙刚刚还在柔声安慰自己,现在却又想着法占自己便宜,嬉皮笑脸的样子真是可恶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准你抱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羞恼地大喊着,挣扎着要从秦宇怀里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抱得更紧了:“可是我想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抱就能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气呼呼的,这家伙太霸道了,一点道理都不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亲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让我抱着。二选一,你自己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暂时妥协了,也知道他是在耍无赖,什么二选一,自己凭什么选啊?

        但她偏偏一点办法也没有,或者说,就连她自己也不想承认,自己有点贪恋这个温暖的怀抱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秦宇也有些意外地眨眨眼,他都做好被踩的准备了,但现在的江筱雪似乎异常柔软,退下了往日里坚硬的外壳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傲娇软化后,绝对会甜得令人发。

        丝丝清澈的月光从窗外照入,怀中的少女俏脸上满是未干的泪痕,湿润的双眸如此楚楚动人,呈现着往日里见不着的娇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未见过如此姿态的江筱雪,决定趁热打铁,附在她的耳畔边,柔声道:“别总是想那么多,你做的已经足够好了,不需要焦虑,更不需要烦恼、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耳朵被他热气一吹,身体似乎更软了一些,从小鼻子里发出了一道甜腻的嗯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接着道:“还有,遇到事情不能逞强,遇到什么问题了,一定要第一时间找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又不是小孩子,已经能独自面对问题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娇嗔一声,据理力争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的按秦宇说得来,她怕不是很快就成废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我就是想宠着你,想保护你,把你护在手心里,不受一点伤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说着打心底里的话,有点肉麻,但不至于太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感觉身体快化了,这家伙,又说这些意味不明的话!如果是以前,她非得把他踩个半死,但现在……心中甜甜蜜蜜的让她感觉脸颊要烫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颤声道:“不要,那我岂不是成了金丝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金丝雀就金丝雀,我要你做我一个人的金丝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手指滑过她的脸蛋,认真道:“反正我不允许你受到一点伤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有些面红耳赤,这么羞人的话,他怎么能如此轻易就说出口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答应我就亲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害怕地缩了缩小脖子,现在被他抱着,自己一点力气都使不上,完全就是一只无助的小白兔,暂且妥协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西西物质魏俊杰!

        她得意了没有几秒钟,便听到吧唧一声,感觉自己脸蛋上又是一阵湿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小声娇呼一声,又羞又怒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怒瞪着秦宇,她明明都答应了,他怎么还亲她啊?

        无赖!

        秦宇装作冷着脸道:“谁让你骗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明眸躲闪,显然底气不足。她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,有些气恼,自己怎么这么容易被他看穿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叹了口气,回想起了前世少女从高楼跃下的情景,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这一世,绝对不会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由又抱得紧了一些,神色格外严肃道:“无论发生什么,都不要冲动,万事有我在呢,哪怕真的万劫不复了,我们也一起面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才没有那么脆弱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再次瞪了他一眼,月光下,少女脸上的红润格外光彩诱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点不明白,为什么秦宇总笃定她会那么脆弱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小到大,她明明很强的好么?

        但秦宇的心意,她却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少年,是真的想把她捧在心中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她没有再傲娇,眼眸湿润,鼻腔轻轻地说出了一个“嗯”字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这才满意地笑了,他看着少女粉润的嘴唇,有些蠢蠢欲动,脑袋缓缓地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眼眸微微瞪大,身体僵硬地看着秦宇越来越近的面孔,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,唯有小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一声脆响,两个人都吓了一跳,连忙回身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厅的入口处,一身黑色西装的肖绸呆若木鸡,手中的玫瑰花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顿时小脸一白,连忙从秦宇怀中跳了出来,躲在了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面色不善,黑着脸问道: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肖绸面色变了数变,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:“没、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脸上写满了绝望,惨白一片,似乎是无法接受看到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忽然笑了,觉得应该给他配上某个bgm才应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再搭理他,转身看向了俏脸红的要命的江筱雪:“那个,咱继续?”

        继续你个头啊!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娇怒不已,小手猛地一扭。

        嘶!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一阵呲牙裂嘴,腰间的软肉终于再次遭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业后的聚会便这样结束了,经过肖绸这么一闹,江筱雪小脸上满是怒火,再也不和他贴贴了,就连牵手也不愿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面色不爽地陪着她去前台结了账,时间不早了,准备送她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饭店时,大厅内隐隐传来了嚎啕大哭的声音,江筱雪疑惑地眨着明眸:“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哭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向大厅内望了一眼,似乎看到了一个穿着西服的少年跪地痛哭,无数雪花在他头顶飘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耸了耸肩膀:“可能是闹鬼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