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眼看书 - 科幻小说 - 重生后,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- 第一百章 世界需要一点绿

第一百章 世界需要一点绿

        第101章世界需要一点绿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一波骚操作,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人傻了,全身僵硬,两只小手无力地搭在秦宇肩上,小脸上全是无辜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则是下意识地环住了她的小蛮腰,以防她摔倒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是下意识的动作,无他,唯手熟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整个操场似乎都变得静悄悄的,江筱雪无论干嘛都是学生们关注的焦点,看到这一幕,无数人的眼睛中燃烧起了八卦的火焰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似乎听到了无数人心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群中,肖绸更是直接震惊得眼眸瞪大,一脸呆滞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大脑死机了,怔怔地睁着好看的美眸,过了足足数秒,白嫩的脸蛋都红透了,才猛地把秦宇推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月月!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怒斥一声,瞪向黄月月的眼睛中满是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    闺蜜什么的全是二五仔,就该一刀砍了!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小脸一白,吓得一个哆嗦,连忙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打闹在一起的两个少女,秦宇嘴角不由微微上扬,来到了摄影师小姐姐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拍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姐姐叹了口气,道:“有几张不太清晰,可惜了,如果是更好点的相机就能完美捕捉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凑过去看了一眼,三人合照没有任何问题,江筱雪非常上相,无论是高挑的身材,还是曼妙的曲线,全都立体感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什么神情不对,根本就是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咦?

        他突然一愣,发现照片左后侧的小树林里,似乎有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仔细看了看,像是一个梳着双马尾的少女,宽松的校服外套下,某个部位被撑起了一个恐怖的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离得太远,看不起少女的表情,他干脆选择了装作没看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是最后的三连拍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张,江筱雪微张着嘴,惊慌失措,明亮的眼眸里满是惊讶,向着秦宇一侧倒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张,江筱雪已经贴在秦宇身上了,而他的手已经环在了她的腰肢部分,两人眼眸似乎相对着,彼此的神情除了惊讶外,还有了一丝其他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张,江筱雪满脸羞红,两只小手支撑着秦宇的身体,眼看就要把他推开了,少女害羞时的表情令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非常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看的眼睛发光,非常大方地掏出五十块钱:“麻烦再多修一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姐姐收下钱,乐呵呵的道:“我看她对你也有点意思,加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刚想说些什么,腰间便猛地一疼,差点原地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江筱雪和黄月月已经凑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俏脸含煞:“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摄影师小姐姐欲言又止,为难地看向了秦宇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当然不肯删了,道:“我钱都给了,怎么能删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嗔道:“我不管,反正得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行,亏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给你钱,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张5000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敲诈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气呼呼的,瞪着眼睛,大有扑过来咬他几口的架势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他们吵闹,亦或者是打情骂哨,摄影师小姐姐不由得捂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青春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照片也没有删掉,江筱雪拗不过他,一跺小脚,不再搭理他,跑去和其他同学照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班干部们留了影,全班的同学要拉着她留影,就连张巧兰也拉着她照了一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女神就是这么受欢迎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和男生拍照时,江筱雪和对方之间总会留出几块砖的距离,都快出框了,让摄影师小姐姐一阵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刚、刘天豪几个男生也跑来拉着秦宇合影,几个男生就放肆多了,摆了许多千奇百怪的姿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人体蜈蚣,都是小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上午,便在咔嚓咔嚓的声音中渡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笑的俏脸都发僵了,整整一上午,一直被拉着照相,就没停下来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多久,最后一个班级拍完后,校领导们在欢声笑语中散去,上午便自由活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同学们疯玩一会儿,都走的差不多了,江筱雪也被家里接走了,秦宇便拍了拍手准备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长,等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一愣,转过身去,发现安楠正摇晃着胳膊,小跑着过来,某个恐怖的部位一阵起伏,令人心惊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吓了一跳,还好江筱雪已经走了,否则光是“学长”两个字,就能把她的小醋坛子打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好气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一脸笑容:“人家要和拍毕业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没毕业,拍个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不乐意了,不忿道:“我没毕业就不能拍了吗?难道我没毕业,我就没有提前拍的权利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你是不是领先版本了?

        他无奈一叹,生怕她再整出什么幺蛾子,准备拍个照赶紧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在摄像机前站定,秦宇一眨不眨地看着镜头,然后……便感觉安楠靠在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连忙向旁边躲了一下,但安楠瞬间又贴了上来,相同的动作,两人重复了几次。

        摄影师小姐姐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怎么感觉这一幕似曾相识?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抬手给了安楠一个爆栗:“给我好好站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安楠抱着小脑袋,委屈巴巴地站在了他的身侧。

    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    照片拍完了,摄影师小姐姐比了一个ok的手势,结果安楠又大喊道:“不行,我刚刚眨眼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眨眼了?

        摄影师小姐姐连忙重新检查着照片,没有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一阵头疼,道:“重新照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重新站定,摄影师小姐姐正要按下快门时,安楠猛地环住了秦宇的胳膊,还把小脑袋贴了上去,小脸上满是甜蜜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    快门声音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完了,他感觉自己被套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中午回到家中时,张玉霞已经回来了,孩子临近高考,她请假方便了许多,小县城的领导们普遍还是挺有人情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吃了饭,秦宇美美地睡了一觉,下午再到教室中时,同学们依旧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,张巧兰到了,她难得的没有管嘈杂的学生们,在教室中走几步就停下,和同学们交流着,做个告别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少同学掉了泪水,秦宇没想到的是,平日里大大咧咧的黄月月居然哭得稀里哗啦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安慰道:“别哭了,请你吃凉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切,谁稀罕你那一碗凉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两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的眼泪止住了,嘴馋的很,都忘记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盯――!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一道视线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冷笑道:“月月,他什么时候请你吃凉粉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满是杀气的眼神下,两个人都愣住了,齐齐一阵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脸本就精致,严肃起来会给对方极大的压力,黄月月也不哭了,眼神疯狂地暗示着秦宇,让他快想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一本正经道:“凉粉可是我们煤县的特色,传承着数千年的文化,我们作为新一代的社会青年,自然要发扬家乡特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对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很想接话,但张了张嘴,发现根本接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翻了个白眼,秦宇张口胡诌的本领是越来越厉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怒哼一声,撇过脸去,表示自己真的生气了,哄不好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雪,不要生气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摸了两把眼泪,也顾不上哭了,转头开始向江筱雪撒娇。

        闺蜜间的感情再次陷入了危机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摇头笑了笑,望着窗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叶弯弯,整个校园翠绿一片,今天的校园格外热闹,果然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,高三年纪沉浸在了分别的悲伤之中,高一和高二却很开心,因为高考他们会放假,至少一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思绪流转,前世毕业前的最后一天也是这样的,他依稀记得自己和江筱雪互相说了一些鼓励的话,但依旧是在朋友的角度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三,就这样结束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下午五点多钟,同学们便开始收拾东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巧兰打了最后一波鸡血,再次祝福同学们别忘记带身份证和准考证,不要犯低级错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毕业喽!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少年猛地把手里的书从窗户上丢了下去,不少同学纷纷效仿起来,顿时,各种书籍漫天飞舞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呵呵笑着,他记得这货后来没考好,又来一中补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丢书有多潇洒,后来借书就有多狼狈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收拾好了自己的书包,明眸复杂地看了一眼教室,接着转头看着秦宇塞得满满当当的桌子,问道:“你的书要怎么带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每个高三生的书都很多,不过大部分人这几天已经陆续把书带回去了,江筱雪一个礼拜前就开始搬运,现在只需要带回去几本书就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带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挠了挠脸,一摊手:“丢给门房大爷卖废品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高考不来个700分,保底也是650分起步,根本没有补习的可能性,还要这些书干嘛?

        好学生的书还有点用,摆地摊就能卖不少钱,或者给弟弟妹妹,还能发挥些余热,但秦宇的笔记本白花花的,比安楠的小屁股还白,怕是根本卖不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这可是三年的心血,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很想说万一要去补习,笔记丢掉了怎么办,但心想现在还没高考呢,说这样的丧气话不太好,轻哼一声,道:“反正不能丢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多了,搬不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是铁了心要摆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一阵不爽,道:“我和你搬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眨了眨眼,有些意外地看着她,江筱雪轻哼一声,骄傲地仰着雪白的下巴,道:“月月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月月缩了缩脖子,不敢反驳,显然闺蜜间的感情还没有完全修复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分钟后,江筱雪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一个纸箱子,把书放进去后,深吸口气,吃力地抱了起来,憋着小脸,对他疯狂使着眼色,示意他动作麻溜点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翻了个白眼,就她这细胳膊细腿的,能搬动吗?怕不是走几步就挺那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接过了纸箱,别说还挺沉的,江筱雪也不拒绝,主动抱起了剩余的书,向教室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夏风暖洋洋的,高三的学生们陆陆续续地向校外走着,不少人看向了搬着一大叠书的江筱雪,齐齐有些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,谁特么让校花搬书啊?!

        秦宇没有在意他们的视线,看着少女略显落寞的侧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人的情感当时表现出来,但看到熟悉的场景或者物品时,便会睹物思人,伤感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人,情感其实更加细腻,更不容易从一段感情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柔声道:“别伤感,以后还随时能回来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伤感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忍不住傲娇一下,但语调比平时低落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个熟悉的身影向两人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肖绸推了推眼睛,有些小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呵呵,秦宇在给江筱雪搬书,献殷勤被他逮到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他来到了江筱雪的面前,深吸口气,道:“江筱雪,我有话想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筱雪柳眉一挑,作为发卡大师,她已经预感到了什么,尴尬道:“那个,我现在有事,改天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肖绸笑了笑,伸手就要去接过她怀里的书:“我帮你拿东西吧,我们边走边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顿时拦了下来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肖绸瞬间怒了:“我帮江筱雪拿书,关你屁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宇笑了:“这是我的书,你说关不关我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肖绸一脸的震惊,不可思议地看着抱着一厚沓书的江筱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感觉头顶有绿色的雪花飘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无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