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眼看书 - 都市小说 - 大雍女提刑在线阅读 - 第291章 去衣,你真的很讨厌!

第291章 去衣,你真的很讨厌!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底下一个人大喊道,他声音不低,奈何被周围的嘈杂声压下,淹没于人潮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功泽朝着最近的一个衙役爆冲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衙役一时不防,直接被他近身,刚想往后撤,谁知何功泽的目标根本不是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心,他要夺刀!”

        素娆出声时已经晚了,何功泽一把抽出衙役腰间的佩刀,横刀指向众人,他手脚上挂着的铁链因这番剧烈动作撞击的铿锵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衙役纷纷拔刀,与他相对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夺刀的那人愣怔须臾回过神来,面上忽青忽白,怒道:“大胆狂徒,竟敢袭击公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何功泽闻言大笑:“像你这种货色,昔日连给我提鞋都不配,哪儿敢在我面前唁唁狂吠,果然是虎落平阳被犬欺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握刀的手在发抖,眼神却决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素娆,你想用凌迟来羞辱我,做梦!我宁死也不会让你如愿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句吼罢,他挥刀疯狂朝四面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毫无章法的攻击使得衙役们紧张到了极点,下意识就要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全部往后退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冷喝。

        衙役们循声望去,见来的人是素娆,她不知何时从主位上起身,走到了他们近前,眼瞧着还要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人忙道:“姑娘,他有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离远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素娆抬手往后摆了摆,衙役们不敢抗命,但又怕她受伤,进退两难之际,身后走来一人,“你们在这儿她反而束手束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衙役们循声望去,见是她身边惯常跟着的那个俊俏少年,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他要大展拳脚的话,那姑娘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竹宴听出他们误会了自己的话,也没多加解释,直接双手环抱站在原地,看好戏一样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素娆朝着何功泽逼近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功泽握着刀柄的手紧了紧,一边后退一边喝道:“你这样有恃无恐,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应他的,是素娆猛然迈出的一大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临死前还能拉上一个垫背的,不冤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何功泽双眼猩红,高举起刀,用尽全力朝素娆头顶劈下,她脚步未动,衙役和底下的百姓惊呼连连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就在刀风卷起她青丝的刹那,她旋身一转,瞬间拉近两人距离,一手夺刀,一手成肘直击其胸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何功泽一口鲜血喷出,整个人爆退两步,一屁股坐在地上,还没等反应过来,一股森然的劲风破空而来,锋锐的刀刃直接搭在他脖子上,隐见血丝!

        素娆持刀而立,轻嗤道:“看清楚了吗?刀是这样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何功泽愣愣的看着她,像是从来不曾认识眼前这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他们只接触过三两次,每一次这个女子都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他收拾好,准备行刑!”

        素娆一声令下,衙役们纷纷回过神,涌上前七手八脚将他架在早已准备好的刑架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除衣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高唱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功泽双拳难敌四手,衣裳被一件一件剥落,嘶声叫骂:“素娆,你行事狠辣,心肠如此歹毒,以后定不得好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苍天不公,朝廷不公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女子断案掌刑乃牝鸡司晨,祸乱朝纲,言世子助纣为虐,残杀同僚,可配为天下清流之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陛下你错信奸佞,迟早动摇江山社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这对狗男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素娆背对着他,面上浮现一抹冷嘲,“我就算不得好死你也没机会看到了,省点力气吧,后面还有的喊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衙役们听他越说越不像话,赶忙把脱下来的衣裳塞进他嘴里,他呜呜咽咽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堵他的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素娆头也不回的道,“让他喊,让他骂,他多说一句,何家的罪就会更重一层,抄家灭族指日可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衙役们苦着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死疯子敢骂,他们没胆子听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最后一句,衙役们总算明白了其中的意思,暗叹她好厉害的心思,话都这么说了,何功泽但凡顾念族人和血脉,言语上都不敢再行冒犯。

        把他嘴里的东西一扯,何功泽果然没有再骂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死死的闭上眼,不敢去看四周那落在他身上揶揄打趣的目光,不敢去听那些污言秽语,恨不能自己瞎了聋了死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也好过这样衣不蔽体的袒露于世人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行刑的人迈步上台,喝了口烈酒,开始给小刀消毒,素娆已经没心思再看下去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正准备离开,眼前一花,有人拦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    素娆抬眸看着这人,“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该这样羞辱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目光发冷,正是楮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替他说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杀他,斩首或是绞首,什么都可以,但凌迟去衣,这比让他死更难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楮墨的话让素娆微眯了下眼,“那你知不知道,这两百多条人命和他有关,这种惊天大案,传到朝廷,诛灭九族都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他为什么后面不敢再骂了吗?因为刚才我告诉了他,此案不会株连何家无辜之人,但他要再说下去,结果就不敢保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素娆看着少年倔强冰冷的眼神,平静道:“他该死,必须死,而且得是惨死,只有这样,才能平息朝廷和百姓的怒火,给其他人挣得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纵有不株连的恩赦在,但恐怕在这之前,那位帝王也没想过会翻出这样的惊天大案。

        私矿案,暗娼馆案,桩桩件件鲜血淋漓,尸骨如山。

        所造成的影响,已然不是区区一个恩赦能够抵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样做,也是为了保住那些无辜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判我斩首,明明我杀了柳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楮墨沉默很久后,问了句风马牛不相关的话,素娆淡淡看他,目光带着洞悉一切的穿透力,“你不是早已为自己准备好结局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楮墨低道:“有没有人说过,你真的很讨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讨厌我的人不在少数,你是第一个说的这么透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素娆绕过他的身子,继续往前走,身后传来少年低沉的嗓音,颤粟的,还夹杂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:“你告诉芙蓉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素娆回首,少年转身背对着她,“算了,没什么必要说了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少年一步步逆着天光,朝正在受刑的何功泽走去,每一步踩着惨叫和鲜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02/102557/30864717.html